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

为母则强

一天里面发生了三次痉挛。

第一次,在他的睡梦中。我刚好醒着,帮小妹妹换尿片。听见一声不象他平时会发出的声音,心里一沉,马上知道什么事情。

第二次,已经从医院急诊室回来,睡了一觉,喝了一瓶奶。看卡通,我确保没有发烧,就吃饭去,要爸陪他,结果,他再度发出那种声音(爸爸以为他看戏兴奋),又痉挛,送院。

第三次,在医院里,我已经撑不住,歇斯底里的对着护士和医生喊叫。

一天里面三次,即使你已经看过痉挛很多遍,一分钟都是太长。

今天他的情况改进不少,我躺在床上陪他。听见隔壁的小孩告诉拜访的亲友:“Last night the baby beside me almost died.”。是的,我的哭声,我的喊叫声,是谁都会以为是那回事。当我看着他痉挛三次,一天里面三次,我也以为我会失去他。叫一个小小的身躯怎样承受这种痛苦?

上网读到的一些父母分享的事,心里更加难受。就是,小孩晚上痉挛,睡梦中没人知道,隔天起床,孩子已经走了。即使医生常常说发高烧痉挛是很普遍的事,那么死亡呢?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来避免?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来第一时间发现并急救?

再普遍的症状,看在父母眼里都是一种痛。我成长以来,从来都不在父母面前哭。昨天撑不住了,抱着妈妈哭。无助啊,很无助,你很想帮他,你很爱他,你很怕失去他,可是苦于,“这是很普遍的现象,但至今没有方法治疗”。

昨天真的很想狠狠的在墙上送一拳……或者打爆什么,或者大力把玻璃瓶子扔碎的冲动……

为母则强?

我不知道,强不起来,只希望一切他顺利健康的成长。

2017年3月4日星期六

我和喂人奶这码事

从来都不是等号。

大儿子出世的时候,医院都是鼓励妈妈喂人奶的。住院的那两天其实还可以,孩子还是有吸的,虽然吸的也不是特好,至少在护士的帮助之下还是吸了。结果,出院当天因为儿子的黄疸指数偏高,需要留院照灯。多留一晚的他,护士用奶瓶喂奶,回家就不再吸(.)(.)了。严重到我一脱衣服他就哭。挣扎好久,最后我成了exclusively pump mother。因为奶水不足,所以六个月之内,都是人奶和奶粉混着喝。

女儿出世之前,我知道喂人奶很难。生产前比以前多做点功课,希望第二胎会成功。成功对我有点重要,因为大儿子现在出门基本上只带衣服,奶粉啊食物啊都不带。所以我希望我成功喂人奶呢,那就只带两兄妹的衣服出门就对了。

但是万万没想到,第二胎也是一样难。不是她不吸,而是她觉得我的(.)(.)太舒服。一碰上就睡觉,一离开就清醒大哭(因为还是很饿),然后猛吸几口再睡着。这种折磨可维持1-2个小时后,她才甘愿乖乖的喝15分钟。然后一个小时以后又哭了,又在重复!这样下来,出院的那一天我基本上没睡觉。

隔一天,我为了自己的睡眠,用了几次奶瓶。结果,女儿就学会了咬!没有牙齿的她,都可以咬到我(.)出血!痛不欲生啊!所以,我又再一度成为exclusively pump mother。

亲喂人奶这码事,好像永远都不关我的事。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太难了。都是在孩子出世一周以内放弃的事。有些事情,真的是望尘莫及的~

放弃亲喂以后,妈妈才开始有力气为她拍照~

计划赶不上变化

因为计划催生,我跟朋友说,我怀两胎都从来不是顺产。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。

是女儿心急?还是女儿知道妈妈在想什么?周六清晨,我被阵痛吓醒。当时还很模糊,觉得可能是假象(好多孕妇在接近产期会有的现象),看了时钟,倒头再睡。结果,第二次阵痛再次来袭!而且很痛!看闹钟,什么?!才过十五分钟??!!!

还在犹豫该怎么办,犹豫该不该把男人和妈妈叫醒。想想,还是先上大号(觉得自己做了很聪明的选择)。上完大号,我竟然继续倒头睡。结果,15分钟后的阵痛再次来袭~~~这次我真的醒了!心想,再来第四次就该把大家叫醒了!

然后,和大家形容的一样,洗澡啊,赶快吃早餐啊,准备所有用品,还给儿子喂奶,换衣,告诉他妈妈要生妹妹了,很快就可以和妹妹见面!这样一拖再拖,我到医院已经是两个小时多以后的事。

打针,等待,然后,入院的四个小时以后,女儿就呱呱落地啦~

原本啊,周六我还打算吃点心,吃mac and cheese,吃这吃那……结果,计划赶不上变化,女儿迫不及待见我们,我也就尝试了一次顺产。

小瓜和她出世前我为她准备的卡

坐月子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,现在两个瓜,真的是大便都不得空~~~

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

来了来了!

生命
来了来了!

一切安好,一切正常,但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还是选择了催生。

我生活的Reset Button又来了!

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

同是天涯沦落人吗?

Auto created by Google Photos

盼了很久,孩子终于都进入普通托儿所。也不是很普通,这家托儿所还是有和别家不同之处,他有自家的治疗师,所以托儿所有收特殊儿童。之前孩子报名但无法被接受,因为他不会走路。托儿所很好,一直替孩子把位子留着。直到今年一月,院长打电话通知我,不能再保留了,如果再不收留孩子,就得把位子让出来了。

所以,回家过年前,我比考试还紧张,把孩子带去托儿所,让治疗师看看状况,看看他们是否有信心让他加入大家庭。我们很想让孩子进入这家托儿所,我们希望他可以更快融入普通学习环境。再来,托儿所很靠近我家,走路可到。发现自己怀孕以后,我就一直担心,怎么把两个瓜带出门。带着新生儿在外头耗三个小时对新生儿不好,但是来回的时间都耗上一个小时,很费时费事。一直在想办法,都没想出所以然。

回家过年期间,托儿所电邮通知孩子过完年可进入托儿所。我们都松了一口气!真的是,来的太是时候了。

新学校新环境,哭是必然的。家长可以陪孩子三天。我天天都陪他在那里吃早餐(他爱吃,所以吃可以让他静下来),静下来以后我就悄悄的离开。第三天,我不走,我悄悄在课室后面观望。来了一位爱心洋溢在脸上的爸爸,我们两就聊了起来。

我问他哪位是他的孩子,才发现,啊,他孩子就是那位带着厚厚眼睛的小男孩。问他孩子什么事,才知道孩子是早产儿,出世才700公克,出世就挨过很多手术,前前后后在医院住过一年。还有一位女儿,和儿子是龙凤胎,比儿子更小,才600公克。现在还在特殊学校。两公婆和帮佣轮流两边跑,听得出来,那种累是没人可以了解的。可是,父亲眼里的爱,说起孩子的进展,嘴角牵起的微笑,让你深深体会父爱母爱的伟大。

我在后面观望了好一阵子,肚子饿的咕咕叫了,跟大家打声招呼就走了。回家路上,想着想着两个龙凤胎,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。同是天涯论人,那种煎熬我明白。当初未能接受孩子的状况,常常以泪洗脸。现在也总算熬了过来。进展是有的,慢慢来吧~

可以的,加油。

2017年2月6日星期一

2016年6月3日


我有几本大大小小的笔记本。有些用过了,有些用完了,有些没用过。我从中学就有这种坏习惯,很喜欢买笔记本,然后,都不一定用上。曾经一度我发誓我再也不买了,然后我陆陆续续的,把手头上的笔记本都用完。真骄傲。

然后,世界上有样东西叫淘宝,坏习惯又来了~

去年,我买了一本,小小本的,其实完全不知道要用来干嘛,就是买了。然后去年五月,儿子生了一场大病入院。我在医院睡了几晚,几乎每晚都睡不着,就把笔记本带去,写起日记来。

这个年龄写日记不像以前那么认真。偶尔写几句,然后就搁在一旁,可能几个月都不会提笔。甚至忘记我几个月前有写过日记。

刚刚,我在给自己记下要为第二胎准备的事项,然后看着我很久没用的书桌,决定还是得理一理。就这样,翻开去年写下的日记。

就这一面,我只写下“为不是妈妈的自己加油”。

偶尔翻开日记是好事。

不是妈妈的我,是谁?想干什么?想成为什么?

不是妈妈的我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。但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,排山倒海的,要做都做不完。而且,有个坏习惯就是从来都不够专注,这里一点那里一点,结果总是做不完。

我在网上完成了两个简单的网络课程,一个是Introduction to Graphic Design, 一个是Introduction to Typography。
现在,我手头上玩玩的有,Handlettering、画卡片。
之前还和朋友讨论要画儿童书(我写她画),进行到一半没有进展。
收集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玻璃罐想弄点小灯饰都还没弄。
买了几个米白色的环保袋想自己画点图案上去,结果不成功,还没有弄上一个。
之前买了acrylic paint,只画过两次。
我的50mm的摄影也停了好久。
我未读完的书本一堆又一堆。
我生锈了的手,在儿子还没出世之前弹的琴也搁了。
我的瑜伽也完全停了。
我还想尝试Adobe Illustrator来玩玩。

反正要学要做的很多,然后这边一点那边一点,都没完成。

跟自己说,不要紧,不要急。不是妈妈的我拥有的时间很少,有时候想做事,有时候什么事都不想做。所以,每件事都慢了下来。

只要有为不是妈妈的自己努力,哪怕一点,哪怕慢。

💪